贪睡蓝

IT'S END OF AN ERA

大学一年级上听力课的时候美女听力老师给我们放了一段FRIENDS的录音,当然是配合着她自制的听力测验题,我还记得放的是Rachel同Phoebe去纹身的那集,那天我学到一个新单词Tatoo,午饭的时候我和monkey还有小牛捧着饭盒坐在二食堂外的长椅上,阳光像秋天熟透的橙子般带着暖意穿过高大的樟树林洒在我们几个的脸上,“上午小美女放的FRIENDS挺有意思的啊,哪天能看全就好了”我说,“嗯,还蛮好玩的”有一句没一句的从老友记聊开,最后变成关于各自同学的小八卦,这样的场景在大学四年间不断的重复,导致我们对彼此的高中甚至小学同学都了如指掌,我甚至能在大街上碰到从未见过的小牛的高中同学时第一时间准确的叫出对方的名字,说出他最经典的事例,然后甩甩头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和她同学惊恐的表情。
2005年大二的暑假,认识的一位朋友知道我想看FRIENDS后刻录了一套光碟给我,那时已经是老友记10季完结了,当我在宿舍里用老爷那台厚重的SONY点开第一季第一集老友记时傻傻,桶桶都围在边上看着Chandler坐在central perk的沙发上对着门大声喊道:And I just want a million dollar! 我们四个哈哈哈的傻笑了半天,尤其是桶桶对着电脑放声大笑的样子让我印象深刻,她笑的特点首先是很爽朗,由于放声大笑么,所以嘴巴张的很大,因此又要拼命捂住嘴保持形象,第二呢是笑的很剧烈,根本停不下来,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又不得不捂住肚子。老爷则不同,老爷是很温柔的,每次笑都是从先抿着嘴微笑开始,有时还为了刻意忍住而把嘴唇往下撇,实在忍不住了也会哈哈的笑,但是通常笑到了这个程度的话老爷的脸都会红~那句歌词怎么说来着?“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对,就是那样。傻傻个子最高,喜欢立在旁边靠着衣柜,即使坐着的时候也是坐在外围的多,方便随时起来活动~
桶桶比我还痴迷看FRIENDS,经常废寝忘食利用我们其他几个上课,外出打饭,在寝室闲聊等等一切时间赶进度超前的看剧,有一回聊天好像提到了手表这个词,她突然憋不住地笑起来“你知道吗?哈哈!Ross有个手表表面是个小恐龙,而指针居然是恐龙的尾巴!哈哈哈!!” 后来我看老友记的时候就到处寻找有那个恐龙手表的画面,结果十季都看完了也没找到,那会我们已经毕业了,我怒气冲冲的打电话给她“哪里有小恐龙的手表啊?”“就第二季啊!Ross说了一句哎呀我的手表坏了,你看小尾巴的指针都不转了”“……”
再后来越狱开始火了,几乎整个楼的同学都在追着看,已经到见面必聊的程度,多年后我看一个网站上评价越狱是开启了美剧的时代,但是我觉得对于我而言,FRIENDS才是真正开启了美剧时代,而伴随着FRIENDS,我也开启了我最好的大学时代。
其实大学时由于很多原因我并没有看完全十季的老友记(比如桶桶就曾惋惜的对我说:哎,Rachel和Ross又吵架了,分分合合好难受啊,这种情绪也影响我不忍看下去),最后是在小歪的陪同下看完全篇,当最后对准六把钥匙的镜头暗去时,我想起大学离校前夕我们四人坐在床上赶制着送给对方的十字绣,脚底下大包小包一片狼藉,那天晚上我们一反嘻嘻哈哈的常态话不多,好像说什么都是徒然。四年老友一朝分离,匆匆时光就像tatoo一样纹在心里,所以最后我怕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宿舍有些感伤所以选择先行离开,用老友记的一句经典台词:It's end of an era

评论(6)

热度(9)